[包韩]占卜书说我的本命是白羊座 156-165

*安定的拉郎配。包韩ONLY。

*你什么星座的?


文/梅子酒

目录


156


“韩哥你都说我没有心智这东西了。”

包荣兴看来是打算自暴自弃,但又神色平静没显得失落,实在是很诡异的状态。

“所以?你想怎么样?”

韩文清倒也很平静,一边喝着汤一边低声问。

回想他和包荣兴从刚刚开始熟悉到他知道这个人对他抱有尊敬以上的感情,其实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他这个业内闻名的急性子能忍受和一个异常到如此程度的人来往这么久,想必包荣兴身上也有什么让他信服的地方。

到底是什么,韩文清自己都不知道,他只知道对现在的他来说,包荣兴的感情没有那么让人反感。

或者说,他甚至都想不起来到底有什么反感的理由。

“不知道。韩哥你说我怎么办啊,这叫相思病吧,这样下去我追不到你,自己先死了,是不是挺亏的。”

包子倒是坦坦荡荡,一边说话,嘴里还弹出来半根鸡骨头。



157


饭店外面很冷。

韩文清站在街上,旁边站着抬头望天的包荣兴,那裸在寒风中的脖子喉结跟着呼吸一动一动的,真不知他是不怕冷还是仰头在用力吸鼻涕。

“韩哥,要回去了?”

包荣兴就那么平静地望着天问道,声音像灵魂出了窍,飘飘摇摇,听得韩文清气不打一处来。

“我是要回去,你又怎么了?你来找我,我也见过你了,你怎么还是这副死不死活不活的样子,有完没完?”

韩文清火了。本来今天出来,他还是有点挂念小兄弟的意思,出来吃个饭联络联络感情前面的旧账一笔勾销大家还是朋友该干嘛干嘛,这多好,可问题是包荣兴不是个按理出牌的主,就算给他台阶下他都看不见,还往上跳。

“能走一会么。就随便转转。”

包荣兴像听不到他的怒吼似的,恍惚地说,往前走出去几步才回头看过来,好像他理所当然肯定会跟上去似的。


158


谁他妈要跟你寒风里吃尾气啊。

韩文清恼火地两手揣进兜里,转身就往俱乐部走。



159


这一路上,他没回头,一直走回了训练室,拉开椅子往下那么一坐,忽然觉得不对,刚准备转头往旁边看,身边的椅子就被人拉开了。

包荣兴若无其事地手里提着一只黄桃罐头在椅子上坐下来,手上还非常娴熟地打开了面前的电脑。

“你还真敢一路跟进来啊!”

韩文清这下真是火冒三丈了。



160


“韩哥你刚刚意思不就是让我跟来?”

包荣兴特别无辜,还打开罐头吸溜吸溜吃起来,吃了两口又停下:“吃不?”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去买的以及为什么要在吃得那么饱之后大冬天吃黄桃罐头,韩文清实在不懂,也不想懂。

“从哪来回哪去。”韩文清直接下逐客令,懒得接他话。

“那韩哥你先跟我打一盘呗。你看我人都来了,都没和你PK就回去,多不专业。”

包荣兴还吃得吸溜吸溜的,让人特想揍他。


161


韩文清决定二话不说揍完就让他滚。

两人开了一盘没多说话莽上去就打起来。

这盘打得很快,韩文清三两下就赢了,好奇过来的围观队员还没聚拢,包荣兴已经提着空罐头瓶站起身来。

看来他挺识相,知道闹完了要见好就收,摇摇晃晃走到门口,电脑前的人却忽然说话了。

“回来。”

韩文清皱着眉瞪过去,拍拍桌面。

“再来一盘。”

包荣兴回头看看,又提着罐头瓶走回来,到饮水机那边用空瓶接满水,这才过来坐下。


162


这天晚上,韩文清到底和包荣兴打了多少盘,他自己都不记得了,反正没有录像也没数。

两人只是埋头猛打,不说话也不休息,包荣兴还拿罐头瓶喝了几次水,韩文清的眼睛甚至都没从屏幕上挪开过。

最后还是闻讯赶来的张新杰说了句“医生让你这些天多休息”才拦下两人好像要通宵打到天明的势头。

韩文清站起身的时候脸色果然很差。手摁着胃,像是病又给惹复发了。

不过打得这么猛,他的态度倒算冷静,只是看着包荣兴摆了下头。

“过来。我有话问你。”



163


韩文清的房间还是原来那样,连一把给客人的多余椅子都没有,包荣兴进来也就很自然地要往地上坐,被韩文清往屁股上踢了一脚。

“坐这。”

他拍拍自己的椅子,看包子坐下了,自己走到床边,摁着胃也吃力地坐下。

刚才集中注意的时候还好,现在回过神来,疼得简直喘不过气来。

现在他倒没什么要在包荣兴面前撑架子的打算,该疼也不忍着,一边喘一边断断续续地继续说话。

“他终于舍得教你了?”

包子却只是愣着抬起眉头:“谁教我?”

“姓叶的。”韩文清只当他还在装傻。

“没有啊。他最近都不管我。我说要找他PK,他说让我找你。”

韩文清皱皱眉,虽然他的眉头本来已经皱紧,但现在几乎要压成一整条线了。

“那你现在这打法是怎么回事?”

“什么打法?”

包荣兴却还是完全不知情的表情。

“我说你——”

韩文清喘着,感觉胃部的疼痛已经转变为了反胃的呕吐感,只能先抬起手来示意,低头缓一会。

很快他感觉到有手来扶着他的腰,把他拉上床,扯掉脚上的鞋,给他背后垫上枕头,身上盖好被子。

“韩哥,你把药放哪了?”

包子开开合合着床头柜的抽屉,着急地嘟囔。

这些事发生的时候,韩文清已经疼得有些昏沉了,但真要拒绝,他也不是说不出话。

那为什么没拒绝?

“书桌,右边抽屉。”

韩文清闭眼听着屋里稀里哗啦一阵噪音,很快那个毛毛糙糙的脚步声又过来了,一只手碰碰他胸口。

“韩哥,吃药。”


164


大概是之前帮韩文清找过药的缘故,药倒是对的,药粒也取出来了,不过包荣兴另一只手上的水杯却还是那只空罐头瓶。

韩文清看他一眼,没说话,自己接过药和水服下去。

“韩哥,戴眼镜的说得对,你多休息。不能为了和我决胜负就连病都不管了是不是?”

“你说谁要和你决胜负了?”韩文清阴沉地盯着他。

“那你不想赢还我打那么久?”包荣兴一脸愕然。

“我是看你打法和以前完全不一样,想看看怎么回事。结果你一会好,一会坏的,最后我也没看出来那人教了你什么。”

“你说老大啊,他真的没教我,都放任我自己看录像的。也就只有我拿录像去问他的时候,他才说两句。”

韩文清疲惫的目光骤然尖锐起来:“什么录像?”

“你的比赛录像啊。不然我还能看什么?”包荣兴理直气壮地答道。



165


还能看什么?

说得对啊。

包荣兴这种人,如果会为了什么而彻底改变自己的话,除了他还能有谁?

韩文清想到这,背后竟然冒上来一片鸡皮疙瘩。

当然床边的人没有察觉到他的脊背有什么问题,还老实地歪头等他是不是要添热开水。

包荣兴有很多地方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特别是打法,可本人却好像毫无察觉。

刚上手时韩文清几乎有错觉在打另一个人。可实际上,该不着边际时并没有逻辑,爆手速出状态又时常是在无关紧要的时候,这些属于包荣兴的部分都没有变,战场上的气势却和以前大不相同。

或许这是只有职业选手才能察觉到的微妙变化,而和包荣兴已经打过上百盘对局的韩文清尤其敏锐。

他知道叶修也感觉到了,却无力干预,只能把这个烫手山芋丢回他这里,指望能有什么转机。

包荣兴从前虽然也喊着想赢求胜,可他的心是自由自在没有拘束的,在战场上全看自己高兴,战斗自然也就非常的散漫,可现在他的争斗有了一股集中的劲头,开始知道有些时候要强拼,有些地方不能退让。

当然他是个不带脑子的人,做出选择靠的也几乎都是本能,可那股魄力还是让韩文清捕捉到了。

并不熟悉,非常的陌生。

也许那是包荣兴在学习了他的强硬风格之后,竭力消化,转变而成属于自己的东西。

“那你看了那么多我的比赛,怎么想的?”

韩文清甚至开始好奇,想知道在包荣兴黑洞一样的脑袋里到底都产生过什么样的念头。

“我想我要是你,我会怎么打。然后我发现你的打法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我就努力想为什么。为什么该抛沙的时候你不用啊?”

包荣兴回答得倒是认真,但说出来的话却大有问题。

“废话!你傻逼吗,职业特性和技能都不一样!我哪来的沙可抛!”韩文清忍不住爆了粗。

“我不是傻逼!顶多有点傻而已!”包荣兴严肃地纠正。



 
评论(9)
热度(85)
© 肥皂和荣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