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你们霸图还有空房没(。・ω・。)ノ♡? 22

文/拉菲

目录


*韩叶♀,叶性转注意

*叶♀退役之后在霸图蹭吃蹭喝蹭电脑蹭老韩的日常。




叶修又絮絮叨叨说了一会,忽然斜他一眼,郑重其事地放下杯子。

“你好像有什么话想说啊?”

“没有。”韩文清看着她虚圆的脸上眯起来的眼睛,终于忍不住松开嘴角笑起来。

叶修伸手捏他的脸,其实手上没使劲:“取笑别人的烦恼,没有素质。”

韩文清知道她在开玩笑,懒得躲了:“没取笑你。这些事没听你说过,挺新鲜。不过你这次买的裙子不是挺合身的?”

“哪里合身了,腰又勒,领子又磨,衬裙还特别闷。”

叶修捏他的脸玩起劲了,又伸过来一只手把他的脸推变形成奇怪的样子。

韩文清耐着性子让她闹了一会,终于忍不住把她的手腕给拉下来。拿起水壶示意,叶修摆摆手表示不要了,他把空杯和水壶放在床头柜上,又把台灯调暗。

“睡吧,现在还早呢。就算你不睡,我也还要休息。”

他到床内侧躺下来,叶修却还是抱腿坐着,他躺了一会,又伸手拍拍叶修的腰。

“想什么呢?又犯烟瘾了?”

“嗯……没有。”叶修答得很含混,人缩在被子里,却还是靠枕头坐着。

她大多数时间都是笑嘻嘻满不在乎的样子,但偶尔会这样沉默着想什么。韩文清并不是不想知道,不过叶修的内心有很多部分,连他都触及不到,就像叶修很自然地不会对他的事多开口一样,韩文清也习惯于不追问下去。

翻个身,他对着墙壁闭上眼,就那么凑合睡了。身后叶修的体温很暖,隔着单薄的睡衣,还有细微的呼吸起伏传过来。

……这算是有个老婆暖床的好处吗?

韩文清想到这,感觉似乎不太对。但这样也不错。

马上要睡着的时候,他感觉到周围终于彻底变暗了,身边的人挪进被窝里,头落在枕上。一只微凉的手在他胳膊上摸索几下,摸到了他搭在床上的手,轻轻拍拍。

拍过几下之后,那只手就那么落在手背上松松地握着,触感很软,像羽毛落在上面似的。

韩文清懒得再去理会,彻底睡着了。


××××


虽然霸图诸位单身汉们心情非常复杂的很有再闹一闹队长的打算,不过鉴于韩文清是个说翻脸就翻脸,完全不好说话的人,大家只能在心里想想。

第二天霸图内外和往常相同,例行该训练训练,该开会开会,韩文清看起来和结婚前实在没有任何区别,除了左手无名指多出来一枚明晃晃的戒指。

一天,两天,三天,转眼间一周都过去了,韩文清还是那个雷打不动的工作周期,没见他和叶修共同做过什么事,也没有什么新婚蜜月式的公然秀恩爱行为,连半个小时的假都没请过,顶多是有时候他会晚上去餐厅开冰箱拿点夜宵,那显然是给叶修拿的。

“叶修多少天没从屋里出来了?”

这天吃完饭洗饭盒的时候,忽然有队员这样问,张新杰掐指一算,怎么也得有三天以上。

要不是他住在隔壁,偶尔还能听到两个人对话的声音,那真要怀疑吵架时一言不合,叶修就被韩文清给堵嘴绑起来了。

“咱们得给她找点活干啊,她在霸图白吃白喝都一个多月了。”

队员们围着张新杰纷纷表示不能眼看着队长沦落为给叶修投喂的铲屎官……哦不对,人类不需要铲屎,有抽水马桶。

“这话你们去和队长说。不要找我。更何况她没白吃白喝,韩队替她付过食宿费了。”

张新杰是真的不想管这茬事。在他看来,韩文清要在霸图结婚是很合理的事,可带着老婆在霸图宿舍过日子就很奇怪了,更不要说这两人根本就没有结婚的感觉,更像是走个形式,各自该干什么干什么。

就算明天叶修就卷铺盖去办离婚证然后远走高飞他都不奇怪,不过韩文清好像不担心。

反正没影响队里工作,那韩文清高兴就好呗。张新杰只能这么想。

他提着饭盒回房间午休,路过韩文清房间看门开着,就往里面瞥了一眼,正看到叶修伸着长腿坐在房间中央的地板上。虽然穿着运动短裤,可这印着小青蛙的花裤衩也太短了。

坐地板就算了,这个女人还不好好穿衣服,张新杰当然已经不是那种看到女人的腿就要害羞的青涩少年,可毕竟是队长家的人,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正想把眼神收回来,他就听到门里面传来韩文清的声音。

“你下午要出去?”

“嗯……”叶修心不在焉地应声。

“你居然主动要出门?你都快在我这屋里生根发芽了。要去哪?”

“这话说得真奇怪,你不也快在训练室生根发芽了吗?这大热天的,能去哪啊,还不就是去车站接人嘛。沐橙要来看我,我不能不去啊。”

“哦。那我开车送你。”

“不用了,我打车去,你还要忙呢。过些天比赛,你们队不是加了新人吗,配合练起来没有?”

“还行。新人配合的意识还差点。”

张新杰听到这,悄悄提着饭盒回自己屋了。

这对话听着真家常啊。他怎么觉得韩文清平时跟他以及其他队员说话也是这个调子呢?

这两人到底有没有真的结婚啊?还是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人人结了婚其实都会变成这样?

饭后不能立刻睡觉,张新杰有着优质的生活习惯,刚打开音乐戴上耳机打算看看新闻,就听到房门被敲响了。

韩文清站在门外,手里还提着个杯子,很显然是直接从隔壁溜过来,说句话就立刻回去那么随便的状态。

“我下午三点送叶修去车站接个人,可能要耽误两个小时。”

他说这话的意思是来请假的。

张新杰扶起眼镜看看他,无言地点头。韩文清也点头,正要退出去关门,张新杰又开口把他叫住。

“其实今天下午没什么事。你要出去转转就随便安排吧,我跟其他人说一声就是了。队里这么忙,你也没机会休息一下。”

韩文清反射地皱皱眉,想必是完全没明白过来到底有什么可休息的,片刻之后,像是想到什么很可笑的事情似的,看着张新杰笑了笑。

这一笑倒是把副队长给笑懵了,在他的印象里,韩文清还真没怎么这样说着话就忽然露笑脸的时候。

“后天就比赛了,这种时候,哪有心情去玩。更何况,我也没什么可安排的活动。我尽快回来。”

韩文清笑归笑,却没有解释他为什么笑,利索地说完,又端着杯子关门出去了。留下张新杰一人在屋内莫名其妙。


 
评论(9)
热度(206)
© 肥皂和荣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