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韩]占卜书说我的本命是白羊座 146-155

*安定的拉郎配。包韩ONLY。

*你什么星座的?


文/梅子酒

目录


 

146

 

“因为喜欢我所以才高兴,还是因为终于可以不用见我了才高兴?”

包荣兴又问。

韩文清发现自己竟然答不上来。

“看你进步才高兴。别瞎扯。”他勉强地说。

 

147

 

说不打,还真的就不打了。

韩文清这个人办事利索,他决定的事还没有临时通融的道理。

可是自从不在竞技场和包荣兴碰面之后,他发现一个问题。

他和包荣兴之间唯一一个相关点,被他自己的双手给摘掉了。现在他和这个小子毫无瓜葛,除了数不清的PK记录,实在没什么能拿得出手证明他俩很熟的证据。

这样真的好吗?

 

 

148

 

好像不太好。

韩文清心里空落落的。

以职业圈的人际关系来说,他不能算是人缘很好,虽然队友对他的风评都不错,但工作关系之外,他几乎没有朋友。

这就导致包荣兴的出现对他来说其实是一件挺稀奇的事,当他习惯之后,现在不再被这小子折腾了,他才意识到自己平时的生活多单调,多无聊。

真的是除了训练就是吃饭,除了比赛就是训练,没有包荣兴来,霸图的饭桌又变回原来那种安安静静的状态了。

包荣兴!

亏你小子还口口声声叫我大哥,说让你不来你竟然就真的一个月都不吭一声不发一条信息了,你倒是有骨气!

 

 

149

 

包荣兴上窜下跳的状态好像没什么变化,但是叶修总有种这个小子一夕之间改变了什么的错觉。

他甚至试着观察了几天,发现包荣兴该脱线还是一样脱的,脑内的毛线团完全没有卷好的迹象。

所以到底哪里不一样了?

直到有一天他又看到包荣兴坐在训练室窗台上看大漠孤烟的录像。

为什么一个兴欣的队员要大张旗鼓地坐窗台看霸图队长的录像这种问题先搁置不论,叶修发现他的眼神和以前不同了。

到底哪里不同,叶修也说不上来,但看起来就是不一样。

不像小孩子了。

 

 

150

 

最近没听包荣兴来找自己畅谈青春情感话题,难道真是恋爱使人弱智失恋令人成长?

叶修这么想着打了个哆嗦。

韩文清好像是免遭毒手了,那这小子应该不会为了填补内心的空虚把目标转移到自己身上吧?

 

151

 

忽然接到包荣兴的电话,手机主人以为自己看错了,又看一遍,联系人还真是他。

至今没有删这人的号码,韩文清可不想承认是自己觉得包荣兴肯定会再联系他,心里坚持认为是他忘了。

再看看时间,现在是晚上八点二十五分,倒是一个中规中矩理论上大家吃饱了没事干可能会打电话的空档。

“包荣兴?”韩文清听了几声响确定不是误播就接起来。

“韩哥。”包子这次没喊,声音笑嘻嘻,听着还挺平静的。

“嗯。”

韩文清感觉自己很久没听到过这小子的声音了。虽然兴欣的报道和采访视频很多,但他很少看,就算看,基本上也都是靠谱的其他队员露脸,没有包荣兴什么事。

他想说点什么,但实在没有和人聊天的习惯,应了一声就沉默着。

“韩哥,吃个饭不?我在霸图外面。”包荣兴又笑着说。

 

152

 

这次还知道老实在俱乐部外面打电话,没有单刀闯敌营撞宿舍楼门跟保安演全武行,是不是该夸他?

可是这个时间点是哪个有老胃病的人会还没吃饭啊?!你这个点来约饭?

韩文清看看手机,只是站起身拿外套。

“等着。”

他说完就挂了通话。

 

153

 

天这么冷,包荣兴的温度感知能力却好像还停留在夏末。

韩文清都要穿厚风衣,他却还是压个鸭舌帽穿个皮夹克,里面印花T恤低领到快把胸口露出来了,脚上的皮靴倒是厚底,可军绿色的靴裤怎么看都很单薄。

寒风吹得他那头披散的金毛摇来摇去,看到韩文清,他笑成一朵花用力挥手,手指尖和鼻头都是冻红的,但完全没显出怕冷的样子。

“怎么过来了?”

韩文清手揣在兜里过去,长风衣下摆潇洒地跟着摆动,像跟他在两个季节。

“看看韩哥啊。好些天没见了。”

包荣兴倒是答得很坦荡,韩文清只能目不斜视往前走。

 

154

 

当然,就算是韩文清也知道包荣兴来找他不可能是真的为了吃饭,应该是有别的事要说。

……好吧,如果这小子确实是来吃饭的那也不稀奇,毕竟包荣兴的思路和正常人不太一样。

找个饭馆坐下了,韩文清只象征性地点了个汤,包荣兴倒是真的饿疯了似的要了一桌的菜,而且真不是为了招待大哥在摆谱而是埋头猛吃。

“你几天没吃饭了?”

看他狼吞虎咽的,韩文清拿起面前的空碗,心想这盆汤也给这小子打扫算了,正想放弃添汤就看到面前的人飞快抬头,从他手上抢过碗十分积极地给他盛汤。

“忘了,两天吧?”

包荣兴把汤碗放他面前,还想给他夹菜,被韩文清抬手制止了。

“你闹绝食啊?”

韩文清半笑不笑地抬头看一眼,包荣兴正撕下一只酱鸡腿整个塞进嘴里,拔出来半只就已经没了。

“嗯。绝不下去,饿得慌。”

他嚼着点点头。

 

 

155

 

“废话,你这年纪本来就最能吃,还绝食呢。你这又想搞什么名堂?”

韩文清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能和包荣兴平心静气说话了,可今天他看到这小子还真的觉得很平静。

不是以前那种强迫自己冷静的状态,而是有那么一点说不清的安心。

“高僧不都是辟谷修行吗,锻炼心智。”

包荣兴叼着剩下的半只鸡腿双手合十做出冥思的样子,毫无说服力。

“锻炼什么心智,你有心智这东西吗,好好吃饭。”

韩文清冷笑一声,端碗喝两口,发现这热汤还挺好喝。

“我也觉得我大概是没有啊,有的话不会老想起你吧,我觉得自己反正没救了,干脆就来见见你,不然不小心饿死了就见不着了。”

韩文清沉默着抬头,但包荣兴坦荡荡地说完,还是埋头吃。拼命吃。

“……你还没死心啊。”

韩文清叹息。


 
评论(9)
热度(72)
© 肥皂和荣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