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你们霸图还有空房没(。・ω・。)ノ♡? 18

文/拉菲

目录


*韩叶♀,叶性转注意

*叶♀退役之后在霸图蹭吃蹭喝蹭电脑蹭老韩的日常。


“怎么不说一声。我们什么都没准备。”

虽然自己并不是韩文清的家人,也不属于霸图后勤部或者管理生活方面的什么职位,张新杰却很自然地认为如果韩文清结婚,那他肯定是帮忙张罗婚礼和采买,组织伴郎和应付新闻记者的那个人。毕竟这么多年,队友呆在一起的时间比谁都多,韩文清的事他当然最了解也最关心。

但问题是叶修这个异端分子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让他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连喜讯还是悲报都说不清啊!

“嗯。”韩文清含糊地应着,片刻后才终于回答,“只是领个结婚证,也不办婚礼不摆宴,有你恭喜一声就行了。”

“那当然不行,”张新杰严肃地否决,“不像样。”

韩文清从鼻子里笑一声:“结婚这种事,哪有像样不像样的。不讲究那些。”

“……你没有被叶修给骗了吧?”张新杰眯起眼睛,眼镜片丝丝反光。

韩文清被他这阴沉的语气给略略震到,转眼看看自己的副队长。

张新杰平时话也不太多,和他交流也基本仅止于队务,怎么会这么敏锐。刚才这一句,不仅好像叶修被看穿了,韩文清觉得自己的内心也被看了个透。

叶修和他结婚这个事,在韩文清看来,虽然也有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成分,但大部分的起因还是叶修来强行骗婚。虽然他决定的事不会再改变,但如果叶修之后改了主意,那么吃亏的确实会是他。

“没有。”

脑袋里转着张新杰的告诫,但韩文清嘴上还是很硬。

张新杰抬起眉,好像还打算说什么,但最后只是点点头:“那就好。”

 

××××

 

虽然韩文清和叶修的年龄比较大了,但电竞俱乐部毕竟整体都低龄化,闹起来也是非常的吵嚷,又是起哄又是要队长请吃饭,闹到天黑了才散去。叶修买的大白兔奶糖倒是都发出去了,有人不嫌事大地用奶糖纸扎了小纸花和蝴蝶结戴在头上去霸图外的街上排队唱歌,被闻声赶来的各路记者纷纷抓拍。

要换成往日,这样瞎闹非得被韩文清骂得哭着去罚站写检查不可,但今天韩文清的脾气格外好,不管大家怎么闹都懒得管,霸图的群众们也就难得放飞自我一回。

两人刚回到房间里,叶修背靠着门,一脚就把凉鞋踢飞到对面的墙上。

韩文清正在松脖子上的领带,听到鞋撞墙很大的声响,意外地转头过来,就看到叶修赤脚踩地走到房间中的空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手捏着脚心,满脸生无可恋的颓废样。

看她忽然就从精神抖擞应付小弟们的模式转成现在这样泄了气的皮球,韩文清反而觉得很好笑,捡了凉鞋放回门边,又走到她旁边蹲下。

“脚疼呢?”

叶修弓着腰瘫坐着,手捂着脚,两眼灰暗:“水泡都紫了。”

“起泡了?我看看。”

韩文清伸手去捉她的脚腕,叶修却忽然抬手往他手背上狠狠弹了一下。

虽然不疼,不过这种泄愤的小动作在叶修身上实在不多见,韩文清疑惑地抬头看她一眼。

叶修颓废地歪着头,好像马上就能从嘴里吐出灵魂来,一手揉着脚,另一手把他的手向远处拨。

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不过两人毕竟认识这么多年,韩文清模糊地能猜出来她是又累又困,脚力到了极限,在韩文清的要求下被正装折磨了一天之后正在生闷气。

叶修平时就算总是没精打采,昏昏沉沉的样子,但真因为疲惫而发火的时候非常少,韩文清反而觉得很新鲜。

“严重啊?”

他笑笑,又抬起叶修细瘦的脚腕看,这次动作稍微和缓点,终于看到叶修右脚拇指外侧和脚掌内侧都起了很大的水泡,后跟靠近脚腕的部分还磨破皮了。叶修的手长得漂亮,脚也纤长漂亮,添了这些伤痕显得很醒目。

“怎么磨得这么厉害,之前不是说这鞋挺好的吗?”

“不知道,我又没怎么穿过这种。忽然有点疼,之后越来越疼,再看的时候已经成这样了。”

叶修把脚从他手里抽回来,缩进裙子下面。

“我去队医那里给你拿点药。”

韩文清撑着膝盖起身,向门口走,还没拉开门,身后的人已经就地大字一躺,伸直手脚不动了。

在门口等一会,叶修还是躺着没动。韩文清不得不走回去,俯视一会,又蹲下来伸手推推。

“干嘛啊,不是说去拿药吗,快去快去。”叶修闭着眼冲他摆摆手。

“要睡先去洗脸换衣服,去床上睡。”

“呵呵。”

叶修理都不理他,翻个身,弓成熟虾的样子。弓了一会,她愤然弯手到背后,把腰带胡乱扯开,脖子上的项链也解开拿下来。

明明之前在门外还颇有荣耀圈名人的风范,怎么进屋之后就判若两人,韩文清还真想不通。

但仔细想想,叶修就算打扮得再时髦,内在仍然是一个重度游戏宅,最近离开室内最长的出行说不定只是旅行到霸图来那次,今天走大圈办事折腾应酬,对她来说无异于巨大的折磨,没有半路撂下韩文清自己走人,恐怕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这么一想,如果说叶修完全不喜欢他,只是为了利益才领证,肯定是不会做到这种程度吧。

想到这里,韩文清的心情倒是很好。不过此刻应该同情同情叶修的,所以他还是没把笑容露到脸上。

领了镊子药棉还有消毒消炎药水之类的回来,韩文清本来想着开门就要看到叶修“横尸”在房间中央的景象,但出乎意料的,他看到地面空空,左右再看过去,发现叶修已经神速地脱了办事时穿的内外衣与配饰,穿着平时的T恤和平角短裤爬到了床上,缩成团背对门躺着。

“有没有好好洗脚啊,别急着往被子里钻,我给你擦药。”

叶修好半天才哼哼着翻过身来,爬坐的动作迟缓,好像身体有千斤重。等她转头,韩文清发现她脸上的妆已经被洗干净,变回原来的模样了。


 
评论(14)
热度(229)
© 肥皂和荣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