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依存症

大学背景

文/芳烃


孙哲平踩在梯子上探头去看躺在上铺的张佳乐,见他正举着手机打游戏,姿势危险,感觉随时要被砸脸。

逆光的屏幕突然一闪,张佳乐一个挺身坐了起来,紧紧盯着游戏界面,手上的操作一下变得复杂而快速。

「我睡不着。」

孙哲平一边说一边爬上张佳乐的床,正在肝BOSS的人条件反射地回了一句「一边去别闹我」,但却习惯性地朝墙壁挪了挪,腾出了一大半位子。

好不容易撸死BOSS,看着最后的结算界面依旧没有出需要的材料,张佳乐扔开手机愤然躺倒,背后却砸到个肉垫,还是恒温人形的那种。

张佳乐对床上多出来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他把自己的枕头从孙哲平那边拽回来,嫌弃地拍了拍才躺上去。

「你啥时候上来的?」

见他躺好了,孙哲平直接伸手把人揽进怀里当抱枕。

「你进BOSS页面那会儿……」

孙哲平说着说着就没了声,张佳乐回头一看,人已经睡着了。

「……」

张佳乐无语地用脚把扔到床尾的手机捞过来,重新进入游戏开始刷材料。

炫目的画面闪烁着,却没有任何音效的配合,打游戏的人却毫不在意,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相同的关卡。

等需要的材料终于刷够,张佳乐的手机电量都已经告急,关掉屏幕之后他才发现宿舍早已一片漆黑,四周全是豪放的打呼声。

睡意袭来,张佳乐把压在自己肚子上的手甩开,心情愉快地会周公去了。


张佳乐咬着包子趁着课间从后门溜进教室,口齿不清地抱怨明明第一节课有课同宿舍的几个人居然没一个人喊他,害他睡过头了。

「我们以为大孙会叫你啊。」

对面下铺的室友无辜地说,然而环顾了一圈之后发现孙哲平根本不在教室里。

「他今天跟校队出去打比赛了!」

张佳乐坐下来把包子囫囵吞下,迟到这事说到底还是因为昨天打游戏打到太晚,手机被玩到没电,也不知道闹钟根本就没响还是自己睡得迷糊的时候直接按掉了。

「哦,是说嘛。」

其他几个室友也若有所思地跟着点头,不晓得他们是领悟到了什么。

张佳乐灌下几口豆浆,突然想起孙哲平总说睡不着跑到他床上却能秒睡这事的起源了。


那是某个下午打比赛时发生的事。

孙哲平那会儿还没进校篮球队,他带着班队参加校内友谊赛,张佳乐则是忙于合唱团的各种排练和演出,只有偶尔有空的时候会来参加班级集体活动。

说是参加,他也不过是在场外应个援,搬个水,做点体力活什么的,对此孙哲平还表示过不满,大意是如果有张佳乐一起,拿八分力打赢的比赛就只需要五分力,被张佳乐狠狠批评了一顿说一个人能做的事情为啥还要拉其他人下水。

就这么个狂妄的主,还真就一个人带着班队直接干翻了高年级的好几支强队,进了半决赛。

比赛那两天张佳乐跟着合唱团去外地做汇报演出,没能去看,结果孙哲平比赛当中间突然摔倒昏迷不醒。

当时把一班人全吓得不轻,平时看着这么个健康的高壮小伙子怎么说倒就倒了,手忙脚乱地把人送到校医院,却没查出什么问题来。

只在感冒发烧和跌打创伤方面有格外丰富临床经验的老医生最后问了问,他这几天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同宿舍的几个人拼命地想孙哲平从早到晚到底干了什么和平常不一样的事,最后不知道是谁弱弱冒出来一句『张佳乐』,居然没有一个人有异议。

所以张佳乐一回来被告知的情况是『大孙因为你住院了』。

包都没来得及放下的张佳乐直接就奔去了校医院,火急火燎地找到孙哲平在的病房,看到床上躺着的人就是一声破了音的『大孙』。

『我还没死呢。』

孙哲平睁开眼睛,看着床边的人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反而安心地打了个呵欠。

可张佳乐似乎陷入自己的脑补无法自拔,他抓住孙哲平的手嚎道,『不就是我没答应跟你搭档一起打球吗!以后你做什么我都陪你!』

孙哲平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传来混着汗水的体温,果断点了头。


可是自己说的什么都陪应该不包括睡觉吧?

张佳乐把喝完的豆浆杯轻松扔进垃圾桶。他记得自己的本意是跟孙哲平一起搭档打篮球,但因为校内赛的出色发挥,孙哲平被邀请去了校篮球队,已经在合唱团的张佳乐无法兼顾校篮球队的训练,所以到最后反而唯独这一点没能做到。

心怀愧疚的张佳乐在其他方面对孙哲平的纵容简直有目共睹,只要时间不冲突,孙哲平打比赛他都算半个跟队了,另外陪宵夜陪逃课什么的更是信手拈来。

关于孙哲平睡不着就爬自己床的事,一开始张佳乐还语重心长地跟孙哲平说,你不能太依赖我了啊,孙哲平当时怎么回答的他已经不记得了,但后来这似乎就成了定番,甚至让宿舍里的其他人都熟视无睹了。


这次没有跟着孙哲平去比赛,也是因为合唱团下午有重要的排练。

张佳乐昨天睡得太少,到中午就开始精神不振,再加上整整一下午高强度的练习全程站着,他晚上饭也没吃自习也不上了就在宿舍里躺尸。

身体感觉很累,却没有食欲,躺下了也睡不太着,拿起手机打算给孙哲平发个信息要他带点吃的,但不知道他今天什么时候能跟队回校,最后张佳乐只点开了个无脑小游戏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玩转移注意力。

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把手放到了他额头上,张佳乐条件反射地想去抓,但手臂不听使唤,怎么都抬不起来。

他不舒服地扭了扭头,那手掌却没有拿开的意思,他只好使劲睁开眼睛,昏暗的室内模模糊糊的确实有个人影。

「大孙?」

嗓子发出的声音让张佳乐自己都吓了一跳,那种嘶哑明显是喉咙发炎造成的。

「你有点低烧,躺着别动,我给你弄点水把药吃了。」

张佳乐费力地翻了个身,看到旁边的桌子才想起来自己好像躺的是孙哲平在下铺的床上。

「我早上起来看你把被子踢了,估计是昨晚着的凉。」

孙哲平拿了根吸管放在杯子里,让张佳乐不用坐起来就能喝上水。

「哦……」

张佳乐喝完水吞了药,感觉清爽了不少,之前缠绕周身的混沌感全因孙哲平的出现而烟消云散。

「今天怎么样?赢了吗?」

没等孙哲平回答,张佳乐的肚子先叫了一声。

「就知道你没吃饭,给。」

孙哲平从包里拿出快餐店纸袋,张佳乐兴奋地一下就爬了起来,上周就说想去吃新口味汉堡,没想到孙哲平还记得。

「那你呢?」

张佳乐麻利地打开汉堡包装咬掉一大口之后,才想起来孙哲平大概也没有吃晚饭。

「等会我再出去买点。」不等张佳乐开口想补充什么,孙哲平接着就说,「你可以快点想好还要吃什么我一起带回来。」

「我还要吃麻辣烫!」

张佳乐不加思考地说,然后才想起来自己好像还算是个病号。

「你要是嗓子受得了我就买。」

孙哲平把杯子里的热水加满了放到张佳乐手边,自己则是把汉堡套餐里的可乐拿出来喝。

「……还是算了,我要炒米线。」

「好,那我也吃一样的。」

孙哲平说着就准备出门,张佳乐忙把嘴里的一口汉堡拼命咽下去喊住他。

「你比赛回来吃什么米线!要买有鸡蛋和牛肉东西补充体能!」

看着孙哲平点点头消失在门后,张佳乐才满意地继续啃汉堡。

……嗯?这汉堡好像就有又蛋又有肉?

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吃的就是孙哲平的晚餐之后,张佳乐对着剩下的半个汉堡心情有点复杂,最后还是重新包起来放到了桌上。

只剩一个人的宿舍又安静得冰冷起来,刚刚的混沌感变成了窒息,张佳乐钻回被子,抱着孙哲平的枕头蜷成一团。

不知道孙哲平一个人到底会买什么回来吃,张佳乐觉得放不下心,要是自己跟去就好了,起码能亲自帮他挑营养搭配合理的食物。

「不行,这样不行。」张佳乐对着枕头自言自语,「不能让他太依赖我了,到现在还会在比赛前一天晚上睡不好,他是小孩子吗?」


孙哲平回来看到桌上的半个汉堡和又把被子踢开了的张佳乐,两人份的晚餐还没放下就直接伸手去给他拉被子。

浅眠的人立刻半睁开眼睛。

「你睡吧,我把宵夜都买好了。」

孙哲平坐到床边,看着张佳乐重新阖上眼,姿势慢慢地从抱着抱枕到向自己靠近,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起来。


FIN。

 
评论(12)
热度(236)
© 肥皂和荣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