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张佳乐你到底把我们家钥匙放哪了

一锅肉。


文/芳烃


孙哲平站在家门口吹了半个小时夜晚的冷风之后,决定不管张佳乐有多喜欢现在这个弹子锁,都要把大门换成指纹锁,就明天。

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得把指纹锁的另一个采样对象找到。

「喂!你等会啊我换个地方给你打回去!」

张佳乐的声音伴随着嘈杂的背景音从手机听筒里传过来,孙哲平听到稀里哗啦地一阵撞击声和摩擦声,估计是手机没挂机就直接被揣回了兜里。

孙哲平没等着张佳乐给他打回来,他就这么听着高分贝的歌声讲话声走路声隔着手机传过来,然后把张佳乐可能在的地方猜了个七七八八。

「……喂?还在?」

张佳乐的声音再次传过来的时候,自带的背景声效变成了风声,还有隐约地车辆驶过的引擎声。

「张佳乐,你在打工?」

今天应该不是张佳乐排班的日子,孙哲平还记得钉在门口那块软木板上的日程表。

「嗯?大孙?你回来了吗?哎正好你来接我回去呗!」

张佳乐直接无视了孙哲平的问题,一点也没听出孙哲平的口气有什么异样。

「接你是可以,不过你带着家里的钥匙吗?」

声音不大,不过张佳乐肯定能听清。

「我不是留给你了吗?」

那边疑惑地回答。

「你留哪了?」

「报箱里啊。」

孙哲平按了按额头,然后让自己尽量平静地继续说下去,「报箱里没有。」

「不可能!我明明放进去了!」

张佳乐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到孙哲平的耳朵里,足足让他耳鸣了半分钟。

「——所以你现在在哪?」

孙哲平懒得去争论这么一个他面前就是空空如也的报箱的既定事实,总之结论就是两个人现在身上都没有钥匙,进不了家门。

「我在……就我打工那KTV那,我有给你留言,今天在这里搞员工聚会趴来着。」

张佳乐打了个喷嚏,然后吸了吸鼻子。

「没收到你短信。你没穿外套就跑街边站着吗,赶紧进去,我到了会给你打电话,别再半天都不接了。」

「我给你留纸条在门口了啊,你一回去就能看到的。」

「门都进不去怎么看。」

孙哲平走到车旁钻进驾驶座打开暖气,没好气地提醒张佳乐。

「哦——也对哦,你刚才打了很久我电话?」

又开始有流行歌曲的声音伴着张佳乐说话的声音漏过来,看来他确实有乖乖进了店里。

「久到你再不接我就要报警了。」

孙哲平觉得自己大概在持续拨张佳乐手机的半个小时里脑补了一百种意外的发生,他从来没发现自己原来有这么严重的张佳乐被害妄想症。

「失踪二十四小时才能报案,别浪费公共资源啦。不说了,你开车小心点。」

等张佳乐挂掉电话看到自己手机上提示二十六个未接来电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孙哲平大概是认真的。


「于是我们现在去哪?」

张佳乐轻车熟路地坐进副驾驶座,窝成一个舒服的姿势之后,仰着脸问旁边的孙哲平。

「去开房。」

「孙哲平你居然这么不要脸!光天化日之下你说什么呢!」

张佳乐的脸上还带着唱歌唱到兴头上的红晕,眼睛里是被烟雾熏出来的氤氲迷蒙,嗓子带着些使用过度的嘶哑,简直就是半个犯罪现场。

「现在是晚上。你说现在我们没钥匙回不了家,还能去哪?」

不去理会张佳乐故意误导的话题方向,孙哲平发动车子,拐上行车道。

「嗯……」张佳乐深思了一下,「24小时急开锁?」

「那我把你送回去,你自己等开锁的人来,或许在那之前你还能想起来到底把钥匙放哪了。」

孙哲平说着就无视路面的双黄线调了个头,朝家的方向开去。

「——你心情不好?」

张佳乐歪头看着孙哲平,平时他绝不会这样顺着自己思路跳跃的发言说下去,他现在就像是在强压着什么负面的情绪,随时都在爆发的边缘。

「没有。」

孙哲平毫不犹豫地否定,反而让张佳乐确定了他不仅心情不佳,而且八成跟自己有关。

「不就是个钥匙嘛,咱正好挺久没出去玩住酒店了不是。」

张佳乐扯了扯安全带,把身体的重量从靠背转移到孙哲平的右肩上,看起来就像是故意妨碍他正常驾驶。

「你喝酒了?」

肩膀上靠近的吐息带着饮料的清冽甜味,隐藏在其中的酒精味几乎淡不可闻,不过张佳乐这突然的亲昵,还是用喝了酒比较好解释。

「才——没有——」

张佳乐尾音带颤,跟唱歌似的,似乎刚刚在KTV的趴还没让他唱尽兴,他抬手打开车载音响,又跟着随机播放的曲子哼起来。

「你又要说果酒不是酒了。」

孙哲平左手把着方向盘,右手顺势放在张佳乐的腰后,似有似无地隔着衣服碰触着。

「本来就不是嘛。」

张佳乐把那只不老实的手捉出来,扣在自己侧腰上,和被带起来的衣服下摆凌乱地搭在一起。

「你别引火。」

孙哲平踩了一脚刹车,停在红灯前。

「嘁——明明是你先说开房的。」

张佳乐不甘示弱,嘴皮子上说,谁不会啊。

「你确定?」

孙哲平捏了一把张佳乐腰间的软肉,「你长胖了。」

「你天天摸还不知道乐哥这是腹肌?!」

张佳乐毫不介意地掀开衣服,露出柔韧的腰线,平坦的小腹没什么多余的赘肉,但也绝谈不上有腹肌。

「你晚上没吃饭?」

孙哲平盯着张佳乐的腰腹靠上,在衣服的阴影下大概是胃的地方。

「我要你看的是我的腹肌!腹肌!有点情调好吗!」

张佳乐指了指自己的使劲收腹才出现一点的马甲线,不过没坚持到十秒就放弃了。

「你没吃饭胃那里就是平的。」

红灯转绿,孙哲平轻巧地滑过路口,「后座上有零食。」

「噢!就知道你最好了!来赏你一个!」

张佳乐就这么用极其别扭的姿势一边伸手到后座上拿零食,一边还抬头硬是在孙哲平脸上亲了一口口水。

「你小心点……」

还没说完,张佳乐的嚎叫就响了起来。

「哎哟我的腰!」

孙哲平反应迅速地一个急刹,没打转向灯就直接拐到侧路上,随便找了个路边的停车位停下,打开前座的灯看张佳乐的情况。

「动胎气了?」

孙哲平好笑地看着张佳乐一手捂着腰,头抵在自己胳膊上,还没忘记把刚拿到的一罐薯片护在胸前。

「你大爷的才动胎气了!」

张佳乐把薯片罐像手雷一样朝孙哲平兜头甩过去,只可惜车内空间有限,手脚施展不开,孙哲平一个抬手格挡,薯片罐就弹开了去,撞到车窗上然后滚落到座椅下面的缝隙里去了。

「我看看。」

孙哲平说着,架着张佳乐就往自己怀里带。

「你能慢点吗!裤子都要扯掉了!」

张佳乐嘴上抱怨着,但整个人还是在往孙哲平身上蹭过去。

「哪扭着了?」

孙哲平撩起张佳乐的衣服,说是看看,完全就是在揩油。

张佳乐躺在孙哲平腿上,那样子就像被分成了三段的白鱼一样,中间那截光溜溜地任人上下其手。

「对就那,旁边点!不不不是那边!对!用点力,别像三天没吃饭似的。」

被撸毛撸舒服的张佳乐惬意地闭着眼睛指挥孙哲平给自己按摩,合着还打起了呵欠。

「很好很好,你继续,我先睡一下。」

张佳乐完全忘了自己现在是在车里,他扭动了一下,然后翻了个身,简直是理所当然地又发出了惨绝人寰的一声「嗷——」。

孙哲平看着屁股从座位上掉下去的张佳乐,默默转开了头。

「孙哲平你在车里放了什么!」

张佳乐保持着头在孙哲平腿上,腰悬在中间,屁股在座位下面的诡异姿势,半晌没动弹。

「没放啥啊。」

孙哲平试着轻轻动了动张佳乐,就见他表情又扭曲了一下。

「什么东西硌着我的腰了!好像闪到了——哎哟!」

裸露着的腰固然养眼,但就这么晾着也不是个事。孙哲平纠结了一会,还是决定帮张佳乐一把,把他捞起来好好地重新坐到副驾驶座位上。

然后他立刻发现了那个闪了张佳乐腰的罪魁祸首。

「你是不是撞手刹上去了。」

孙哲平用的肯定句,之前张佳乐凑过来的时候他在开车,手刹是放下的没太在意,这会儿停在路边了,他就给顺手拉上了。

然后就是张佳乐自己作死撞上去的锅了。

「你没事折腾手刹干什么!」

张佳乐指着横亘在两人之间罪大恶极的金属杆状物,愤恨地看着孙哲平。

「那就别看它了。」

孙哲平说着把灯关了,就剩两个人在黑暗里大眼瞪小眼。

「孙哲平你是不是傻?」

张佳乐借着微弱的路灯光看着孙哲平,朦胧下只有轮廓是清楚的,张佳乐不知道他能不能看清自己摆出的鄙视表情,于是又凑了过去。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自己钥匙没了才搞出这么一湾子事!」

见孙哲平没吭声,张佳乐肆无忌惮地继续数落下去,「我都把我的钥匙留给你了,你没找到这可不能赖我。」

「……你好像忘了我钥匙是怎么没的?」

孙哲平的眼睛已经完全适应了昏暗的环境,张佳乐的脸就在他抬手可以碰到、低头可以亲到的地方,说话产生的吐息让两人之间的温度有些微的上升。

「呃……」

张佳乐眼神飘开,身子也拉开了距离,但一把就被孙哲平拦腰搂住,想躲也躲不开。

「别动手动脚的!我哪知道子弹壳不能上飞机!还有你出差干嘛非要带钥匙!」

上星期张佳乐把家里的电脑拿去修,心血来潮用人家维修部的电烙铁想把一个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子弹壳焊到钥匙串上,要是只是焊成了个钥匙扣挂上也就算了,他老人家偏偏手滑把钥匙圈也给焊死了。

再等他搬着电脑回家,孙哲平问起他看到自己的钥匙没,张佳乐才发现自己出门拿的是孙哲平那串钥匙。

『这不能怪我,谁要你和我挂一样的挂件。』张佳乐如是说。

『那挂件不是你买的一对给我的吗。』孙哲平一语戳穿他。

于是等孙哲平拿着被焊死了子弹壳的钥匙搭飞机的时候,简直是毫无悬念地被扣了。

「你别乱动。」

两人间的距离太近,张佳乐心虚地闪躲更像是在撩火。

「那你倒是放开我啊!」

张佳乐一手撑在孙哲平腿上,想抬身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孙哲平偏偏要把他往自己怀里按,但张佳乐哪是会乖乖听话的人,越是束缚他越反抗得带劲,另外一只手抓上椅背借力要挣脱。

「你小心——」

孙哲平还没说完,张佳乐手一滑,身体重量一下扑到孙哲平腿上,他的腰再次撞在了突在两个座位中间的手刹上。

「……我今天就跟它犯冲了是吧?!所以说我讨厌这玩意啊!」

孙哲平不大意地立刻给张佳乐揉起腰,因为不是很顺手,他干脆把张佳乐抱到了自己腿上。

「你不能因为不能拔插销就讨厌它。」

事实上这并非是张佳乐第一次抱怨手刹,好像自从他发现这东西的存在,就时不时地拿出来说事,孙哲平一开始还不明白是怎么招惹他了,听多了之后终于发现张佳乐的论点大抵是手刹的作用明明就像手雷的插销,但它居然不能拔出来,差评。

看来下次买车要认真考虑手刹的位子。

「我就嫌弃它了!怎么着!」

张佳乐又不老实地去捞后座的零食,这次终于成功地把整袋都抓了过来。

「那你嫌弃这个吗?」

孙哲平把张佳乐的手按到自己下面。



全文走【bulaoge PART1 PART2

 
评论(13)
热度(440)
© 肥皂和荣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