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多CP]叶修的直播间 26

*设定为一档叶修退役后发挥余热做UP主闲聊荣耀花边新闻的BI■IB■LI直播节目

*最近的节目搭档是孙哲平

*全员向,CP自由心证,本节可能有CP倾向的已经打在TAG里,也可能有其他CP出没


文/梅子酒

目录


青春②


韩文清:我当然记得。不需要录像。

叶修:因为那一场你输给我了?

韩文清:明明是我赢你。

叶修:还真记得。

韩文清:和你打的每一场我都记得。

叶修:弹幕都说非常感动。啊?求婚?这句和求婚有什么关系吗?

韩文清:小年轻性冲动,看什么都像求婚。

叶修:你这句太厉害了,我都来不及摁消音。

韩文清:烦不烦,什么都消音,上头连性冲动这词都管?生理卫生健康课还上不上了?!

叶修:老韩,他们真的管。

韩文清:【哔——————】

孙哲平:记得打过的每一场有什么好奇怪?说感动的都不了解职业选手。

叶修:是啊,靠这个吃饭,记不得还打什么。记不起来还得看数据复习呢。

韩文清:我从来不需要看你的数据。

叶修:因为用身体记住了?

韩文清: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叶修:我好好说了!刚才那句真不是段子!想不到你心也这么黄!

韩文清:我们两个都这个年纪了,还装纯有意思吗。

叶修:这么说也对。

孙哲平:对个屁!

叶修:孙先生有话要说。

孙哲平:韩文清那是常识,你是下流。

叶修:你倒是说说我哪里下流了。

孙哲平:那你说你的左手现在正干什么呢?

叶修:搭在韩文清肩上啊?

孙哲平:手拍哪呢?

叶修:他的胸啊。

韩文清:他刚才还想把手伸进领子里来。这人今天情绪确实不正常。

孙哲平:老韩不揍你确实是真爱。

叶修:有破绽!

韩文清:冰死人了!

孙哲平:哈哈哈老韩把摄像头撞歪了。

叶修:哎哟,别,冷静,还直播呢,十万观众呢!

韩文清:没那么多!

叶修:啊啊啊啊——

孙哲平:把镜头掰回来啊,让我也看看你打叶修。

叶修:回来了没有?

孙哲平:能看到了。打架的场面呢?

韩文清:打完了。

孙哲平:继续演。

叶修:没演,你没看我眼泪都疼出来了。

孙哲平:原来刚才的惨叫是真的。我就说你怎么叫得撕心裂肺的,演技没这么好啊。他到底打你哪了?没看出来。

叶修:涌泉穴。

韩文清:专业手法,不疼不要钱。

孙哲平:哈哈哈疼成这样,叶修体虚啊。

韩文清:都虚成纸片了。

叶修:心疼我啦?

韩文清:呵。

孙哲平:呵。

叶修:老了。

韩文清:得了,你小时候就这么虚。

叶修:哦哟?我怎么不知道小时候你就捏过我的脚。

韩文清:你虚成这样还需要捏脚才能知道吗?

孙哲平:他确实虚。刚开始做节目那阵是夏天,他冷气开老大,披个空调被,一边不停地冒虚汗。

韩文清:冬天怕冷夏天怕热。

叶修:老了。

韩文清:我看你倒是比小时候精神多了。

叶修:只有你来了我才这么精神,平时都是半死不活的你不知道吗。

孙哲平:这句倒是实话。

韩文清:上次我来了,你不是这状态。

叶修:隔着屏幕和真人能一样吗!

韩文清:手往哪伸呢?!

孙哲平:他手到底有多冰?

叶修:就像刚刚拿出来的冰镇啤酒。不冰不要钱。

孙哲平:张佳乐冬天手也冰。特怕冷。

叶修:废话。也不看看他老家多热。

孙哲平:他喜欢兔子就是因为有一次把手插在兔子肚子下面感到了温暖一见钟情。

叶修:这人怎么这么容易一见钟情,我肚子也很软很暖和,他有兴趣吗?

孙哲平:我掏钱让你做抽脂手术。

叶修:有多少人冬天是用肚子暖自己手的发弹幕让我看看?

孙哲平:自己冰自己,到底有什么意义。

叶修:小时候还喜欢把手夹在两腿中间。长大之后觉得这个动作不太好。还是单纯的小时候比较可爱。

孙哲平:你的青春就是下流的青春。

叶修:谁的青春不下流!

孙哲平:这句倒是接得不错!

韩文清:张佳乐不来,你就和叶修一个鸟样。

孙哲平:和他节目做久了近墨者黑。都是他的错。

叶修:其实他今天状态也不太对。大概是看到你想起了张佳乐。

韩文清:张佳乐不在,没人管他。

叶修:弹幕都在质疑他们两个到底谁管谁。

韩文清:当然是张佳乐管他。

叶修:你对他们的关系这么熟?

韩文清:张佳乐很难搞的。

叶修:你搞过他?

韩文清:怎么话到你嘴里都不对。

孙哲平:张佳乐不让给你!

韩文清:犯什么病。

叶修:看来韩文清喜欢的不是张佳乐那型的。

孙哲平:早就想对韩先生喊一声试试了。

叶修:老韩快对他喊一声叶修不让给你!

韩文清:这个叶修送你,你要吗?

孙哲平:不要。

叶修:刚才关于张先生的话题还没说完,很难搞是什么意思?

孙哲平:他真的很难搞。

叶修:你肯定搞过他。

孙哲平:搞不过。他倔起来火箭也拉不回来。

韩文清:一般不生气的人,发起火来都能掀房。

叶修:我怎么没见过他掀房。

孙哲平:和他关系近的人才能见到,你算哪根葱。

叶修:他年轻时候就这样?

孙哲平:刚认识的时候脾气比现在爆多了。嗯?他发信息来抗议说他现在也很年轻。

叶修:坚持这个有意思吗,留个小尾巴就是年轻啦,叶爷爷我头发也长得快能扎起来了。

孙哲平:我忍你的发型很久了,下次去剃光了再来。

叶修:我头可圆了,剃光了可是美男子。

韩文清:天天喊老不老的,哪有人真的老,电竞本来就是吃青春的行当。

叶修:竞技行当全都是青春饭。

韩文清:年轻时拼体力,老了拼智力。

叶修:我年轻时就是智勇双全的。

韩文清:没觉得。

孙哲平:我也没觉得。

叶修:你们两个就没什么青春的故事讲来听听吗?有没有什么青涩的初恋啊?青涩的泪水啊?



 
评论(21)
热度(772)
© 肥皂和荣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