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不作不死

文/芳烃


半夜一点,张佳乐在床上感受了一下胃里的翻江倒海,爬起来去厕所干呕了半天,结果只打出来一个饱嗝,带着螃蟹味。

得,晚上海鲜吃多了,这会开始闹肚子了。

他生无可恋地重新躺回床上,想着刷刷微博转移下注意力,拿起手机却鬼使神差地打开短信发了一句『大孙……我好像怀孕了……』。

送信完毕之后困意突然来袭,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周公的召唤。

于是等他第二天在霸图食堂吃完中饭下楼准备去遛弯消食,在院子里看到那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京A牌照车的时候,似乎才想起来昨天睡前好像发了条什么短信给孙哲平。

「哎,大孙你怎么突然就来了,都不提前说一声啊?」

张佳乐伸手就去拉车把手,正碰上孙哲平往外推车门,一个用力过猛脚下不稳就要往地上坐,被驾驶座上的孙哲平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扯到怀里来了。

「你是不是最近又练了啊?」

趴在孙哲平腹肌上的张佳乐手倒是没闲着,直接就摸了上去。

「等会给你摸个够,先起来,我把这些东西都搬上去。」

孙哲平架住张佳乐的腋下让他站起来,张佳乐这才看到车里堆满了各种盒子和袋子,副驾的位子上都满满当当。

「你干嘛来了,搬家呢这是?我房间可住不下两个人,你想都别想。」

张佳乐自说自话地把后车门打开,顺手拿了一个盒子就拆了。

「给你的。」

孙哲平说着,绕到车后备箱,从里面拿了个拖车出来。

「你也太有备而来了吧,」张佳乐瞪着孙哲平把东西开始往拖车上放,手上也没停下,抖开了盒子里的一团疑似睡衣的东西,「我去你这是买的啥?!」

之后突然就没了声。

孙哲平正搬着箱子呢,突然听着没声了一抬头,就看到张佳乐的泫然欲泣脸。

「你外遇了!」

他手里攥着软噗噗的女士睡裙,就差没咬到嘴里了。

「想什么呢你。」

孙哲平抬手给他头顶来了一下,「说了是给你的。」

影帝张佳乐下一秒就换了个夸张的嫌弃表情,生怕孙哲平看不出来。

「你什么品位啊,这衣服要穿你穿,我可不穿。」

说完还照着孙哲平兜头扔过去,只不过在空中就被孙哲平抓了下来,麻利地塞到另外个纸袋里去。

「先搬上去。」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把小山一样的盒子推进自己房间,一点动手帮忙的意思都没有,末了还补一句,「真占地方。」

但从头到尾也没说拒收。

然而他立刻为自己全盘接收付出了代价。

「——我说了我不穿!」

张佳乐死死拽住卫生间的门,但这也无法阻止孙哲平把他身上剥干净然后换上一整套软绵绵飘乎乎的居家服,再塞到沙发上。

完了还削了一盘水果放他面前。

张佳乐举着牙签看着孙哲平把一件件越来越奇怪的东西拿出来,一字排开往茶几上摆。

忙活完了孙哲平搬了个小凳子坐到沙发前面,深情地看着张佳乐。

张佳乐用看傻逼的眼神回看孙哲平。

「这演哪出呢你?」

孙哲平没有回答,他伸手环住张佳乐的腰,把人往自己怀里带,另外一只手抚在张佳乐的肚子上。

「等等等等!!!CUT!CUT!CUT!」

张佳乐甩开孙哲平的手,他觉得自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孙哲平!你傻的吗!那种短信你他妈也信!」

孙哲平不以为然。

「你说什么我都信。」

「你醒醒!」

张佳乐简直想掐住孙哲平的脖子使劲摇,把他脑子里的水给挤出来。

「情绪不要太激动,会动胎气。」

单手就温柔地把张佳乐给压制在了沙发上的孙哲平,还有余裕往张佳乐怀里塞了只香薰小熊。

「这个能安神,你多带着它。」

张佳乐无语地抱着熊,觉得面前的孙哲平陌生得可怕。

「大孙你给我坐下来。」

张佳乐觉得有必要和他好好探讨一下初中生理学。

「我是男的。」

听到张佳乐这么说,孙哲平还赞同地点了一下头。

「我从来没觉得你不是男的。」

他还这么补充了一句。

「所以我他妈能怀孕吗?」

张佳乐痛心疾首,顺便反思了一下年纪太小就出来打电子竞技没有学好文化课是件多么错误的事情。

「凡事都有可能。」

孙哲平正色道,张佳乐觉得他没救了。

「好吧……退一万步讲,你每次不是都好好地用了安全套吗!」

能把话讲到这份上,张佳乐已经快自暴自弃了,早知会如此昨晚那条错误的短信他真想撤销重来。

「我在安全套上扎了孔。」

孙哲平平静地说。

张佳乐把熊扔到了地上。

他觉得现在已经没有形容词能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

「张嘴,啊——」

孙哲平不知道调了个什么营养糊,拿了勺子要喂张佳乐,后者已经放弃反抗,从善如流地张嘴吃下了。

「你看看这些,」孙哲平放下手中的碗,拿了一沓彩色宣传册放到张佳乐面前,「我打听了一下,这些产科医院都很不错,你喜欢哪家?」

张佳乐瞟了一眼画册上的外国文字,随手指了一个。

「哦,好,那我这就去办签证。」

孙哲平熟练地找出了张佳乐的护照和身份证,放到自己的包里。

「还有,为了孩子我们最好先把婚结了。」

「哦。」

张佳乐已经随便孙哲平爱咋咋了,他要演自己陪他就是。

但和之前的反应不一样,张佳乐应完声之后,孙哲平突然掏出戒指套他无名指上了。

「你干嘛?!我这手指打比赛一场几十万上下你慢点!」

喊完了张佳乐才看清那是枚内镶钻的白金戒指,男款,尺寸大小完全跟自己的手指吻合,就像是它原本就应该在那个位子一般自然。

「你答应了。」

孙哲平握着张佳乐的手,低声说道。

这声音让张佳乐背脊一阵发麻,他看向孙哲平的眼睛,哪里有什么装傻或者演戏,这个人根本就是清醒得很。

「……我答应……我就答应了怎么的!」

张佳乐赌起气来,合着这人从北京跑来耍自己来了。

「地方也选好了。」

孙哲平拿起那张被张佳乐随便钦点了的宣传册,再仔细看看,那哪是什么产科医院的介绍,分明就是出国旅行结婚特辑。

「……」

张佳乐觉得这个时候自己是不是应该感动一下,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把面前的人糊一脸再踹一脚,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然而所有的起因是自己为什么要手贱给他发那条短信?!


后来张佳乐把床头柜里的安全套拿出来灌水,发现真的有水柱喷出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他严肃地思考了一下现在把无名指上的戒指退下来还回去还来不来得及。


FIN。

 
评论(15)
热度(349)
© 肥皂和荣耀|Powered by LOFTER